返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……回城?!他是忘记还是故意忽略了我这个红名呢?“不管怎样,放着你一个人的话。恐怕我得要始终都提心吊胆着了……”不顾我不满的表情,冽风揉了揉我的头道。“飞羽的事不用担心。我会想办法处理地。”“不管怎样,放着你一个人的话。恐怕我得要始终都提心吊胆着了……”不顾我不满的表情,冽风揉了揉我的头道。“飞羽的事不用担心。我会想办法处理地。”“为了讥讽魔神才起的名可能委蛇突然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神情猛然变得极为紧张,立刻便转移了话题,语气生硬的说道:“我说的条件你们到底答不答……咳咳,咳。”可能是牵扯到了伤口,委蛇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。“为了讥讽魔神才起的名可能委蛇突然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神情猛然变得极为紧张,立刻便转移了话题,语气生硬的说道:“我说的条件你们到底答不答……咳咳,咳。”可能是牵扯到了伤口,委蛇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。委蛇看着我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,终于在我快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时,她忽然缓缓低下头喃喃道:“现在地我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……”委蛇看着我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,终于在我快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时,她忽然缓缓低下头喃喃道:“现在地我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……”她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。“你想知道?”

她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。“你想知道?”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。找蛇草和蛇毒,那不就意味着要与蛇近距离接触?天哪。我才不要呢!!想着,我拉了拉冽风,以无比期待地眼神告诉他:千万别答……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。找蛇草和蛇毒,那不就意味着要与蛇近距离接触?天哪。我才不要呢!!想着,我拉了拉冽风,以无比期待地眼神告诉他:千万别答……��“他所说地当然是精灵国语。”出乎意料地,委蛇插嘴道,同时她又相当诧异的问道,“你身边为何会有精灵地守护?莫非是精灵王所赐?”“他所说地当然是精灵国语。”出乎意料地,委蛇插嘴道,同时她又相当诧异的问道,“你身边为何会有精灵地守护?莫非是精灵王所赐?”

��干脆就又哄又骗算了。想到这儿,我露出一个天真无邪地堪比天使的笑容,向他招了招手道:“那个…你不是要回去吗?你原先的职责就是替人治疗吧?那么…是不是你出来后没有完成职责所以就…回不去了?”干脆就又哄又骗算了。想到这儿,我露出一个天真无邪地堪比天使的笑容,向他招了招手道:“那个…你不是要回去吗?你原先的职责就是替人治疗吧?那么…是不是你出来后没有完成职责所以就…回不去了?”.

这也难怪,想想看满地约莫百人还来不及刷新的尸体、长相奇怪的怪物、以及一个红到发黑的人,这样的组合,怎么看都不太寻常。这也难怪,想想看满地约莫百人还来不及刷新的尸体、长相奇怪的怪物、以及一个红到发黑的人,这样的组合,怎么看都不太寻常。“是啊,算了啦,反正我也只是在混经验啊。”在一旁分解着蛇的柠檬猪似乎也觉得空气有些紧张。忙回过头来说着。“是啊,算了啦,反正我也只是在混经验啊。”在一旁分解着蛇的柠檬猪似乎也觉得空气有些紧张。忙回过头来说着。“好好,不帮你我陪你过来干嘛…不过,在这里的人似乎目的都差不多,索性去问问他们有没有线索吧,至少得找一个把名字听得确切的,不然怎么找啊!”“好好,不帮你我陪你过来干嘛…不过,在这里的人似乎目的都差不多,索性去问问他们有没有线索吧,至少得找一个把名字听得确切的,不然怎么找啊!”“你们就当作是在练习采集术吧。”冽风挑起了一条蛇扔在他们面前道,“这个机会应该也挺难得的。”“你们就当作是在练习采集术吧。”冽风挑起了一条蛇扔在他们面前道,“这个机会应该也挺难得的。”“你的属性栏里会有红名时间的注名。”“你的属性栏里会有红名时间的注名。”看着在那略微张开的口中所显露的尖牙,我不由暗暗心惊,甚至在不知不觉中便伸出右脚往后踏去。看着在那略微张开的口中所显露的尖牙,我不由暗暗心惊,甚至在不知不觉中便伸出右脚往后踏去。明明现在阳光如此灿烂,可是我的心情却……明明现在阳光如此灿烂,可是我的心情却……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