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药香逃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药香逃妃

�紧跟着狐狸妈妈我们终于踏出了雪狐族,这可能也是几千年来,她第一次出族……紧跟着狐狸妈妈我们终于踏出了雪狐族,这可能也是几千年来,她第一次出族……“火小子。你很欠扁知不知道?”“火小子。你很欠扁知不知道?”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我不觉又叹了口气,扯过被子往头一盖准备继续睡我的回笼觉,正在迷迷糊糊间,似乎听到传来阵阵的敲门声。我想了想,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这才不甘不愿的下了床,懒洋洋的踱到了门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我不觉又叹了口气,扯过被子往头一盖准备继续睡我的回笼觉,正在迷迷糊糊间,似乎听到传来阵阵的敲门声。我想了想,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这才不甘不愿的下了床,懒洋洋的踱到了门啊?

啊?之后,我的胸口附近感觉到了接连两下的疼痛,眼目看到的是殷红的血液渗透到了外衣。我缓缓跌倒在地,眼前的光亮似乎亦慢慢消失,最后的那一刹那只捕捉到一个黑暗的身影从旁边急速跑了过来……之后,我的胸口附近感觉到了接连两下的疼痛,眼目看到的是殷红的血液渗透到了外衣。我缓缓跌倒在地,眼前的光亮似乎亦慢慢消失,最后的那一刹那只捕捉到一个黑暗的身影从旁边急速跑了过来……按照这个线索继续推断下去的话,他在知情并且可能参与的情况下却当着我地面刻意提出反对,那又意味着什么?按照这个线索继续推断下去的话,他在知情并且可能参与的情况下却当着我地面刻意提出反对,那又意味着什么?“火小子。你很欠扁知不知道?”“火小子。你很欠扁知不知道?”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明天晨晨就会回来,而今天她却不在……明天晨晨就会回来,而今天她却不在…….

“你这个条件的确相当吸引人,如果我们的目的确只是为了暴这只狐狸的话,我想我会同意你的条件。但是…很可惜,现在对我们来说,取那只狐狸的命更为重要些。”“你这个条件的确相当吸引人,如果我们的目的确只是为了暴这只狐狸的话,我想我会同意你的条件。但是…很可惜,现在对我们来说,取那只狐狸的命更为重要些。”所以,如果真有袭击者存在的话,那应该便是我从这里返回学园的途中,而那之前,南思楚便会找寻一个借口离开,让我单独回校。所以,如果真有袭击者存在的话,那应该便是我从这里返回学园的途中,而那之前,南思楚便会找寻一个借口离开,让我单独回校。“帮我照顾一下狐狸妈妈……”说着,我缓缓站了起来,转过头面对着他们,语气中带着的是那种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寒冷:“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?”“帮我照顾一下狐狸妈妈……”说着,我缓缓站了起来,转过头面对着他们,语气中带着的是那种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寒冷:“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?”狐狸妈妈紧紧闭着双目,呼吸亦似有若无……无论我喂她吃下多少药丸,无论我如何努力在她身上使用着“冰雪的抚慰”,依旧看不到有一丝好转的迹象,仿佛…仿佛一下秒,她就会永远消失一般……就如同那个清晨醒来之后,妈妈便永远离开了一样。狐狸妈妈紧紧闭着双目,呼吸亦似有若无……无论我喂她吃下多少药丸,无论我如何努力在她身上使用着“冰雪的抚慰”,依旧看不到有一丝好转的迹象,仿佛…仿佛一下秒,她就会永远消失一般……就如同那个清晨醒来之后,妈妈便永远离开了一样。可是。他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?可是。他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?她大清早拿着早餐来和我搞好关系。为的果然就是那件事吗?可是,为什么我本能的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。好像有什么地方便我忽略了。是哪里呢?她大清早拿着早餐来和我搞好关系。为的果然就是那件事吗?可是,为什么我本能的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。好像有什么地方便我忽略了。是哪里呢?怎么说呢,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她从一开始就产生不了任何好感,总觉得她的眼神与她挂在脸上的笑容不太协调。怎么说呢,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她从一开始就产生不了任何好感,总觉得她的眼神与她挂在脸上的笑容不太协调。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